【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征文】
当年,那个领我入门的老庭长,感恩有你!
作者单位: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葛店直属法庭
作者: 刘岳鹏   发布时间: 2019-01-09 10:11:26

刘岳鹏开庭图片.jpg

刘岳鹏法官(右一)庭审工作图片

 说起“老庭长”,大家脑海中浮现出的想必是一副“眉头紧锁、岁月沧桑都写在脸上”,《马背上的法庭》那种老庭长形象。但我今天要和大家说的老庭长的老,不是形象气质上的老。

我离开法庭8年了,最后一次见到老庭长也是6年前了,这些年,我成家立业、结婚生子,调动、入额,关于老庭长的记忆已经泛黄而更显珍贵。这份老,是怀念!

 2009年大学毕业后,我考到了贵州某基层法院,因为是新兵,又是愈发稀缺的男丁,自然就被安排到了条件相对艰苦的法庭。在还没有见到庭长前,政工科科长就和我八卦:“你去的这个庭不错哟,你这个法庭的杨庭长挺好的,能力强,人品好”。让我先入为主对这位尚未谋面的庭长有了三分好感。经政工部门引见,我见到了他,不若我想象中那副法律人的干练、高大,相反,个子不高,精瘦精瘦的,与心中高大上的法官形象相去甚远。

人事文件还没有下来,杨庭长就开着院里为法庭特别配备的越野车来接我了,一路向我介绍着法庭的情况。山路弯弯绕绕,我就这样在山林间的薄雾中走向了我第一份司法工作。

到了乡镇主街道,热闹喧嚣,人来人往,仿佛每个人都认得他,不停有人打招呼,他逢人就向别人介绍,“这是我们庭新来的大学生”。一个大妈隔老远就热情的吆喝杨庭长去擦皮鞋,说是不要钱。我好奇问起,知是法庭多年前连审带执为大妈追回了一笔欠款,大妈拿到钱后高兴得跑到法庭要请大家吃饭,但是庭长谢绝了她的好意。大妈念念不忘,总是想表示点什么,这不,只要碰到总会热情招呼他去擦皮鞋。

法庭深植于老百姓中间,位于乡镇主街道上。楼下就是做生意的门面和摊贩,买卖吆喝声、顾客讨价还价、小孩撒泼哭闹声伴随了我七百多个日夜。白天,庭长带着我穿梭于辖区两个乡镇的街巷、厂矿、山林,忙碌于国徽下的法庭和如山的卷宗之中。晨光星夜里,庭长开着那辆越野车,带我往返于院机关和法庭。

基于便民考虑,法庭包揽立、审、执,案件从受理到最后兑现,老百姓都不用出镇,因此法庭实际承担了大量代办工作。但两个法官加我一个书记员,全年近四百件案件也云淡风轻地办结了,而且各项指标都名列全院前列。这与杨庭长的勤勉与认真分不开,他对我说,“今日事、今日毕”,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,偶尔披着星光开夜车回家,也要把手头能做的事处理好,而回去晚后他常常招呼我们在外面吃个便饭。基于种种“你刚工作手头不宽裕”、“我这刚好取了不少现金”、“这家店是我熟人开的”理由,他总能把账抢着结了。

 法庭是接地气的地方,杨庭长也总能俯下身来去做当事人工作,我们常常跟随他深入老百姓家中。有时候与老百姓围炉而坐好几个小时,喝干了主人家的水壶,走时,往往能明显感觉到当事人对我们客气多了。做调解工作是需要耐心的,某次申请执行人跑到法庭来,要求法庭扣押被申请执行人的推土机,我们赴现场后,被申请执行人召集一群亲友妨碍执行,法庭一边请示院机关增派法警支援现场,一边反复与被申请执行人沟通,从头顶烈日到夕阳西下,磨破了嘴皮终于说服了被执行人配合法院执行。被执行人与申请执行人一起把推土机零件抬上了车,这美好的一幕定格在了我的相机和记忆中。

 法律也是严厉的,并不处处显露温情。在对待一些拒不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被执行人,杨庭长敢于担当,没有因为信访、维稳的压力而置申请人的利益于不顾。比如对一名不履行法院判决,跑到申请执行人宅基地上阻碍施工的老太太,几经劝说无效后果断采取了拘留措施,使其明白了法院执行的权威不容对抗,出了拘留所后再未去阻碍施工。

 在法庭的日子忙碌而充实,我们翻山越岭送达、田间地头调解、走村串巷普法,监狱厂矿开庭,仿佛一个流动的法庭。也经历了大雪封山无法回庭,异地执行遭受恐吓,道路坍方堵在半路等各种“人在囧途”。我跟着杨庭长的脚步,步入基层司法广阔天地,感受着人情冷暖,欣赏了沿途风景,增长着见识和经验,在忙碌之中还通过了司法考试。这两年于我,获益良多。

 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尽管对这份工作甘之若饴,但出于家庭现实考虑,我不得不选择离开。

为解决与女朋友异地恋的问题,我跨省参加公务员招录考试。笔试、资格审查、面试、体检、报到、办理人事手续,多次往返两地,免不了要请假。每次我请假庭长都说“走之前把你手里的工作交接好,路上注意安全”,而我也深感亏欠,平时都卖力的工作,尤其在请假之前把工作都超额完成。

公务员考试笔试、面试都通过了,接下来我被通知去资格审查。我不能再扯别的理由去请假了,决定先向庭长摊牌。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,犹豫了好久,很难鼓起勇气去跟他说,他的态度未知,万一不利于我,该怎么办?

来到杨庭长家,我的开场白是:“庭长,有件事我憋了很久没有跟你说,因为我觉得这么做很对不住你,但是我又不得不去做,我现在很纠结,今天来找你请教,想听听你对此的意见。”然后我说我参加了外省参加公务员考试,出于以后成家的考虑,始终还是想考回去,现在笔试成绩出来了,我已经进了面试。言毕,他问我,“你的这个事和院长说了吗?“我说“没有,我在你手下工作肯定要先对你说”。“是不是需要请长假准备考试?”他问道。我说:“不用,我就是审查、面试时去一次,可能要请一个星期的假”。庭长说“如果需要什么帮助和请假的话,跟我提”。他这么说,让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。

接下来,他表示了对我处境的理解,对我的行为做了一番分析,说“你这个行为的风险很大。我会替你保密,一旦决定了,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”。他给我提出了一个思考问题的方法,即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。虽然我心里是坚定的,但我还是说:“我回去好好想想,不管怎么样,我都特别感谢您”。这也是我掏心窝的感谢!

此后,我照常上班,庭长也没有因为我要走而对我有意见。相反替我保密的同时,在工作上也给了我很多关照。每次请假,他都还是那句话“走之前把你手里的工作交接好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后来我顺利考进了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原法院同事开玩笑说:“你都考走了,怎么不换个单位,还考法院啊”,我想,这是因为法院在我心中未曾褪色,两年法庭时光更增进了我对法院的感情。

现今,我已离开那里8年了,时常会想起在法庭里的一些人,一些事,以及领我入门的老庭长。我觉得,那是我出发的地方。

后记:杨庭长时常提起,他很感激当年带他的那个庭长,教会他很多。如今,我在这里写下关于杨庭长的文字,杨庭长当年的那位老庭长与我素未谋面,但一代代法院人的精神,在三尺法台激荡,在字里行间翻涌,在念念不忘中回响,澎湃如昨!

作者:湖北省鄂州市中级人民法院  刘岳鹏



编辑:孟卫军
文章出处:葛店法庭

整站检索

法院新闻

图片新闻

媒体聚焦